【环球时报记者 青木】德国人一直以“理性”“守纪律”闻名。在新冠肺炎疫情中,德国政府采取“防、测、控、治并用”的应对策略,被认为是全球防疫的楷模之一。但最近,德国却连连爆发欧洲最大规模的“反防疫示威”。为什么会这样?

上周末,德国东部城市莱比锡爆发的示威游行甚至演变成骚乱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现场看到,约500名抗议者当晚聚集在莱比锡南部康内维茨地区,有人向警察投掷石头等,甚至点燃警车,破坏公交车。暴力一直持续到凌晨才被警方控制住。“这就像一场战争!”与记者一同在现场的一名丹麦记者说。

自5月德国开始放宽防疫措施以来,德国各地纷纷出现“反防疫示威”。尤其是8月29日柏林的示威,登记注册的有5000多场,总计吸引3.8万余人参加,更有示威者冲击国会大厦。实际上,“反防疫示威”在欧洲其他国家也经常出现,比如经常往返国内外的波兰人和酒店老板走上街头游行,要求恢复欧洲旅行自由;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及该国第二大城市马里博尔,多次出现数千人骑自行车举行示威。类似示威游行在瑞士、法国、英国、西班牙等国也有。不过,它们都没有德国那么持久,规模也是“小巫见大巫”。

在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看来,这反映了德国社会的现状:其一,许多人没认识到疫情的严峻性。记者在德国多地采访时看到,街头很少有人戴口罩。这与媒体宣传有很大关系,它们总是表扬德国做得出色、死亡率低。同时,许多德国人将追求“个人自由和权利”放在最高位置。

其二,德国政治更加极化。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现在是德国第三大政党。与此同时,各种“人民共同体”如雨后春笋般出现,它们几乎清一色“反对政府”。这些人中包括阴谋论者、极右翼分子、极左翼分子、反疫苗人士等。这些团体通过社交媒体扩大影响。

其三,最重要的一点是民生问题。大多数示威者其实是普通人,其中还包括一些带着孩子的成年男女。来自汉堡的工程师莱曼对记者说,他很反感政府总是给示威者扣上“极端分子”的帽子。“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,德国一直在讲欧洲大战略、地缘竞争、难民安置等大话题,却忘了本国民众的小生活。”他说,在疫情中,德国人要支援意大利人,但数据显示,德国人的家庭财产比意大利人要少很多。

德国第二季度GDP环比下降9.7%,创1970年以来最大单季跌幅。许多普通民众关心房租、育儿、医疗等事关切身利益的问题,但政府对此关注力度不够。过去两三年,德国大城市的房租每年上涨都在两位数。

示威者中有很多年轻人,来自柏林的马里奥对记者说,现在难民可以在德国免费读大学,而德国高中生只有1/3可以上大学,并要自己负担所有费用。在这次莱比锡的游行中,许多人称,他们是为了表达对房价上涨、人口流失及一些老建筑被改建为高档住房的不满,他们希望政府关心民众的真正需求。

责编:耿佩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jayjayne.com

最后修改日期:2020年9月8日

作者